AI哲学家:人工智能应该先研究细胞而不是大脑

从一开始,我们就被告知,智能与大脑是密不可分的。智力是智能的一个非正式的同义词,而且,对天赋和智慧的任何讨论都将大脑作为隐喻。自然地,当技术发展到人类决定在机器中复制人类智能的时候,我们的目标是在人工智能中模拟大脑。

但如果这是错误的呢?如果所有关于创造“神经网络”和机器人大脑的讨论都是一种误入歧途的做法呢?如果在推进人工智能方面,我们抛弃了大脑的比喻,转而支持更小的细胞呢?

这种反直觉的方法正是Ben Medlock的工作,他不是你的普通人工研究员。作为SwiftKey的创始人(一家使用机器学习参数来设计智能手机键盘应用的公司),他的日常工作是围绕人工智能系统如何能增强我们已经在我们的电子设备上使用的标准工具。

但是Medlock却像一个人工智能哲学家。他的想法不是思考如何在短时间内从短信中减少几秒钟的时间。他希望推动人工智能研究和开发领域的范式转变,以及我们如何定义智力。

“我过着这种双重生活,”Medlock说。“我与SwiftKey的合作一直围绕着你如何使用人工智能,让它变得实用。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是我的日常工作。

“但是,我也花了相当多的时间思考人工智能发展的哲学意义,而智能是一种非常具有人类价值的东西。”这种想法让他想到了人类生活的基石——细胞。

他说:“实际上,我认为应该从真核细胞开始研究,与其把人工智能视为人工大脑,不如把人体想象成一台“不可思议的机器”。

AI哲学家:人工智能应该先研究细胞而不是大脑

一般来说,人工智能科学家们更喜欢大脑作为智力的模型。这就是为什么某些机器学习方法被描述为“神经网络”。这些系统并没有任何连接信息和处理信息的连接方式,比如神经元和神经结构,然而“神经网络”传达的是一种类似于人脑的复杂性。

AI哲学家:人工智能应该先研究细胞而不是大脑

从某种程度上说,神经系统的比喻是Medlock想要摧毁的。他说:“如果你在人工智能领域,你就会知道,人工智能现在的水平和人类智商水平之间实际上存在着鸿沟。”

目前,人工智能研究人员正试图通过一个单独的任务,将其分解成更小的步骤,并训练一台机器一步一步地完成这项任务,从而模拟机器的推理和独立决策。这些机器学习识别特定模式并执行特定动作的次数越多,我们就会发现它们是“更聪明的”。这是解决问题的重点。

但Medlock说,这不是人类的工作方式——人类并没有以这种方式处理和完成任务。他说:“如果你开始研究人类的智力,或者说是有机的生物智能,那么从大脑开始研究就是一个错误。”

“细胞是信息处理机器,细胞更像微型信息处理机器,具有相当的灵活性。它们是联网的,这样它们就能和其他细胞在群体中进行交流。”有人可能会说,人体是由37.2万亿台独立的机器组成的。

Medlock深入研究了这个想法,利用DNA复制的生物过程来阐明他的观点。由于遗传密码的突变,传统的进化模式已经假定了生命的进化,因为这种错误会在无意中导致适应能力的下降。

但是,由于遗传学家正在研究复制过程,基于突变的进化模型已经发生了变化。进化并不像我们想的那样是偶然或突变造成的。Medlock说:“复制DNA的细胞机器太精确了,每40亿个DNA只有一个会出错误。”

这就是人工智能部分的用武之地:一系列的校正机制可以消除DNA片段中的错误,而细胞则拥有一些工具和技巧来积极修改DNA,以此来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芝加哥大学的生物学家James Shapiro在1992年的里程碑式的研究中被称为“自然基因工程”。

AI哲学家:人工智能应该先研究细胞而不是大脑

“智能不是下国际象棋的能力”Medlock说:“我认为,这是对智能的真正意义的回归。”“智能不是下棋或理解语言的能力。”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讲,智能是一种处理环境数据,然后在环境中采取行动的能力。“细胞真的是智能的开始,是所有的有机智能的开始,而且它是一种数据处理机器。”

他说,有机智能为有意识的有机体提供一种具体的模型。“只有在和我已经预测到的模型中的数据出现冲突时,通过感官进入的数据才重要。”

Medlock基本上是在说,如果我们的目标是创造出像人类一样聪明和适应能力强的机器,我们就应该开始建造人工智能系统,它拥有这些类型的具体模型,以便让智能机器拥有人类已经展示的那种力量和灵活性。

当然,这引出了一个更大的问题,即这是否是我们想要从人工智能中获得的东西,“,”Medlock说,“如果我们更愿意看到我们的人工智能专注于执行特定的任务和实现狭隘的目标,我们可以继续专注于解决问题的方法。”

但Medlock认为,这种方法可能是有局限的。大脑模型对于开发人工智能系统非常有用——它负责一个或几件事情——但却阻碍了它到达更高层次的创造力和创新。这可能是第一部分和臭名昭著的“扩展大脑”第四部分的区别所在。
他说:“通过我们目前的方法——深度学习、人工神经网络和其他方法——我们将开始突破障碍,我认为我们不需要再回到过去尝试模拟有机智能的进化过程,但这确实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我们到底在做什么。”

对于如何应用他的理论,Medlock并没有明确的答案。他认为人工智能应该从细胞来研究,而非大脑。他承认,他的想法只是一种抽象的练习。人工智能开发人员可能会选择使用细胞作为人工智能的恰当比喻,但这一概念在短期或长期内是如何体现出来的,完全未知。不过,Medlock有一些想法。

AI哲学家:人工智能应该先研究细胞而不是大脑

首先,这些机器的整体需要是信息处理器。尽管它们可以连接到云上,但它们必须能够在物理世界中吸收和分析信息,而不依赖于可以通过无线连接的更大的服务器。他说:“我不相信我们能够在现实世界中实现不存在的智力,因为现实世界的复杂性肯定会催生出有机智能。因此人工智能需要拥有自己的实体载体,配备各种各样的传感器。

其次,它们需要移动。他说:“要能够拥有具有人类水平灵活性的智能,甚至是动物级别的灵活性,你就会觉得自己需要能够漫游。与世界以及它的所有部分进行互动,对于模拟人类层面的认知是至关重要的。“运动是关键。”

最后一个关键是自我意识——机器必须理解自我,以及它与世界其他事物的区别。这仍然是一个难以置信的巨大障碍,尤其是因为我们还无法确定自我意识在人类身上的表现。但是,如果我们能够精确地指出这种现象在有机大脑中是如何发生的,那么我们也可以在人工智能中模拟它。

虽然这一想法将人工智能带到了科幻小说的新高度,但这并不奇怪。Medlock建议看看自动驾驶汽车。这台机器现在是一台基本的机器,配备了一系列光学传感器和一些其他的传感器来检测物理命中,但仅此而已。但如果它被纳米材料覆盖,它甚至可以探测到微小的物理触碰,并吸收各种各样的感官信息,然后根据这些信息采取行动。突然间,一个形状像汽车的物体,能够做的事比简单地把人们往返运送多得多。

此外,对于任何害怕像机器人的人造反的人来说,这一切都应该是好消息。Medlock的想法基本上排除了人工智能应该作为一个相互联系的头脑的概念。相反,每台机器都是一个独立的自我,有自己的经验、记忆、决策方法和如何行动的选择。就像人类一样。

AI哲学家:人工智能应该先研究细胞而不是大脑

除了技术上的限制,还有一个主要障碍阻碍了Medlock所倡导的——那就是道德问题。在重新塑造我们用来接近人工智能的隐喻时,他也在暗示人工智能的发展模式从缓解具体问题转向了创造一个由金属和电线制成的有感情的人。

他说:“我的确认为,从道德的角度来看,有一些论据可以说明,或许我们应该避免建立人类层面的系统。然而,在实践中,我们是被解决问题所驱动的,我们只是在不断地解决问题,我们看到了它带给我们的方向。希望在我们取得进展的时候,我们是开放的,我们对监管体系、法律体系、司法体系、人权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最终,Medlock的想法远没有在现实的、现在的发展和测试中实现,他既受到了阻碍也得到了解放。人工智能采纳细胞的暗喻并运行,可能任重道远,但Medlock有很多时间来改进这个想法,并在决定它以何种方式被采纳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来源: 网易智能

--电子创新网--
粤ICP备120700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