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资源

人工智能时代曙光乍现

我相信很多人都认为到目前为止21世纪最重要的技术趋势就是移动时代,然而现在我认为我们正经历着一个巨大的转变,迎接智能时代的到来。

移动时代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社会效益——从实现人与人以及人与社区之间的广泛联接到可以随时随地了解更丰富的信息,但是同样会产生一些负面的影响——比如过度的刺激和过度的依赖等。下一次的设备更新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相信大家都听说了关于智能汽车的预言就是它足够的智能完全可以实现自动驾驶,不再需要人类驾驶员。随之而来的连锁反应也是巨大的,保险行业、停车场运营者、汽车制造商以及租赁公司都将作出改变,众多的驾驶员将来能做什么?车内娱乐以及生活方式毫无疑问也都将面临着改变。

驾驶只是自动化系统带给我们影响的一个方面,著名的科幻小说作家lainM.Bank描述的未来是人们追求的是幸福而不是工作或者金钱,这将是我们智能时代的最终结果吗?在Bank勾勒的未来世界里甚至政府都将会被AI所取代。

人工智能时代曙光乍现

Unity3D入门教程——游戏开发利器UGUI的基本使用方法

作者:zzlyw

前言

UGUI是Unity官方推出的新一代交互系统,与传统的GUI相比,它具有使用灵活、界面美观、支持个性化定制的特点。本文将会进行UGUI使用的简单介绍,与大家一起敲开UGUI开发的大门。

说到底,UGUI还是一种UI系统,目的就是帮助用户更好地与软件进行交互。本文将介绍canvas、image、button等。当学会了使用button和image等控件后,其他的也就可以举一反三地进行自学了。

1 Canvas

Canvas是画布的意思,通俗来讲,UGUI的所有控件如button等都要摆放在画布上。在Hierarchy中,button、image等控件都是Canvas的子物体。在Hierarchy中点击Create——UI——Canvas,会生成一个画布,同时生成一个EventSystem。

2 Button

32位超前进位加法器的设计

作者:T-Tang

最近在做基于MIPS指令集的单周期CPU设计,其中的ALU模块需要用到加法器,但我们知道普通的加法器是串行执行的,也就是高位的运算要依赖低位的进位,所以当输入数据的位数较多时,会造成很大的延迟,影响整个CPU的性能,为了减小这种延迟,遂采用超前进位加法器(也叫先行进位加法器),下面来介绍一下设计的原理:

设二进制加法器第 i 位为Ai, Bi,输出为Si,进位输入为Ci,进位输出为C(i+1),则有:

Si = Ai ⊕ Bi ⊕ Ci (1-1)

C(i + 1) = Ai * Bi + Ai * Ci + Bi * Ci = Ai * Bi +(Ai+Bi)* Ci (1-2)

令Gi = Ai * Bi , Pi = Ai + Bi,则: C(i + 1) = Gi + Pi * Ci

当 Ai 和 Bi 都为1时,Gi = 1, 产生进位C(i+1) = 1;

虚拟机上可运行多少软件?

Imperas销售总监Larry Lapides与我们一起讨论了使用虚拟平台的MIPS上的软件。

当下,软件验证是中心议题,也使虚拟平台成为嵌入式软件开发、调试和测试的主流方式。若您从未使用过虚拟平台(软件模拟),您可能想知道:

虚拟平台到底可以运行多少软件?

以下便是一个典型的软件堆栈示例:

典型的软件堆栈示例

有了Imperas™虚拟样机的解决方案,您可以根据需要长时间快速运行完整的软件栈——开启Linux或其他操作系统、试行程序和固件并运行应用程序代码。有了Imperas指令集仿真器(ISS),在典型的台式电脑上预期速度可高达1000 MIPS,且Linux SMP开机速度不超过10秒。

资深攻城狮解读5个被误解的CPUGPU概念

作者:电子创新网张国斌

从英特尔1971年推出第一款商用微处理器4004到现在,处理器已经走过了三十多年的历程,目前,CPU处理器已经从服务器、PC发展到嵌入式、工控、消费、医疗等各个领域,但是从总体架构上来看,CPU的架构并没有太大改善,不过也有一些新的架构突破,作为一个一直跟CPU打交道的工程师,感觉很多人被一些概念误导,这里谈谈5个被误解的CPUGPU概念。

1、 多核与多线程

提起多核与多线程,很多人首先会想到手机中的多核大战,而忘记了多线程技术,从单核到双核到四核再到8核,似乎多核才是处理器发展的王道,但是大家想过没有?为什么到了8核之后多核之战就打住了呢?多线程技术到底有没有优势?

“行动”是唯一的出路

如果利用得当,危机也可以推动经济进入增长新阶段。而增长通常是极具爆发性的,是财力、创新、容量需求和国家安全利益的融合。

这不是在写侦探小说:这是对半导体行业全新动态的总结。

由于驱动器需求渐长、研发成本不断攀升、客户对ASP高度施压及非中介化风险(若OEM可以设计自己的芯片)等相关因素的影响,半导体行业已发生翻天变化——降低了利润空间并大力倡导整合机制(进而引起一系列新的挑战)。

政府的支持使原本有趣的情况更加引人注目。中国是世界工厂,正致力于为其经济增添更多有价值的活动,使“中国制造”成为“中国创造”。

台湾和大陆针对于半导体行业的关系错综复杂

台湾和大陆针对于半导体行业的关系错综复杂

最近,我有幸参加了在圣荷西举办的2015年林利处理器发布会,在此与您分享我的一些见闻。

ImaginationMIPS业务部副总裁吉姆•尼古拉斯在会上曾发表演讲,题为“异构系统架构:就在您身边”。吉姆的演讲也代表HSA基金会,是有关高性能处理器设计研讨会的一部分。其他发布演讲的嘉宾还包括来自Synopsys、Cadence、NetSpeed和Marvell的发言人。

正如之前所言,Imagination是非盈利组织HSA基金会的创始成员之一。该组织旨在创建硬件和软件标准,并简化编程模型以帮助软件开发人员更好地利用现代CPU和GPU的功能。

基金会的宗旨是解开大多数现代电子设备中使用的并行计算引擎的性能和功效之锁。由于我们的设备变得越来越复杂,处理器内部的部件数量和类型也越来越有针对性——异构计算似乎是最合乎逻辑的发展方向。

使用Oclgrind调试OpenCL程序

James Price目前正在攻读布里斯托尔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

对于经由OpenCL且使用GPU计算的程序,我们不能使用传统的CPU开发工具。这让原本复杂的OpenCL内核调试工作更具挑战性。作为我博士研究的一部分,我开发了一个名为OclgrindOpenCL的设备模拟器,并由Imagination Technologies提供资金,这个模拟器让大量调试OpenCL内核的工具变得更加容易操作。

概述

作为其核心,Oclgrind模拟了OpenCL设备如何执行内核。这在某种程度上独立于任何特定的体系结构,也使其能够发现许多在OpenCL开发期间出现的可移植性问题。通过曝光简单的插件接口,Oclgrind便可以创建各种各样的工具以分析或调试OpenCL内核。

使用Oclgrind很简单,因为它实现了完整的OpenCL1.2运行时API。这意味着现有的OpenCL程序可以进行模拟且无需修改。还有另一个可供选择的接口也可用于模拟孤立的特定内核。

检测无效的内存访问

多频显示器和电视的未来

电视的未来正经受挑战。消费者已远离传统的电视观看模式,转向多个替代方式。致力于视听体验的大屏幕,即我们今天所称的电视,在未来的家庭中是否还会继续存在?一些领头公司正就电视在家庭中扮演的角色进行重新评估,并研究半导体技术如何帮助开发和扩大传统屏幕之外的用户体验。

作为半导体IP的设计者,Imagination在解决许多电视市场可预见的挑战时扮演着独特的角色。

本文中,我将针对电视未来的发展方向进行阐述,并列举出创建更极致用户体验所需的IP。

回归基本

几年前,电视发展的未来仍有诸多不确定性。市场研究表明,3D显示器并没有为用户带来令人信服的选择。与此同时,更多的消费者从传统的广播节目转向通过平板电脑、智能手机和一些媒体播放设备等提供服务的互联网电视(OTT)。

然而,4K的出现使事情的发展出现转机。这是由于大多数消费者了解到4K的价值主张:4K以两倍高清电视(HDTV)的分辨率(1080 p),承诺将主导电视图像质量的一次革命。

显示器技术的不断发展使4 K的成本大为降低。与此同时,8K分辨率正成为广播公司如NHK和英国广播公司(BBC)等积极追求的目标。事实上,日本最早将于2016年使用8K电视传输,并预计于2020年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为此,日本方面正着手进行8K传输的跟踪测试。

Vulkan:让手机变的更高效

欢迎来到我们的Vulkan API博客系列的第二篇文章!这次我要讲讲为什么Vulkan对于手机和嵌入式系统变得如此重要,尤其应该关注其效率。

Vulkan的终极目标之一就是驱动更多有效的API。OpenGL ES在部分驱动方面需要做更多的努力才能把事情做好,这意味着,对于图像应用程序,CPU很容易变成瓶颈。

让GPU等待CPU?

最突出的明显影响CPU高开销的图形API被认为是CPU的一个瓶颈。很众所周知,各种平台的最大绘制数量叫做吞吐量*;这并不是很高,特别是在手机上。我们谈论的GPU编程,而不是像纹理填充率或者每秒三角形数,最常见的一种图形瓶颈是由一个无关的处理器引起的!GnomeHorde Demo的前面12秒显示是多么糟糕——我们把相同数量的画面分别调用Vulkan 和OpenGL ES,并且每个物体单独进行绘制调用(Vulkan 在左边,右边的是OpenGL ES):

同步内容
--电子创新网--
粤ICP备12070055号